全球能源治理走向何方

【keywords start】能源治理【keywords end】 4月20日,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近月期货合约大幅下跌,创历史新高。 当天结算价跌至惊人的-37.63美元/桶。 国际油价出现人类历史上首次大幅下跌。 负值已成为能源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 究其根本原因,除了原油期货本身的特殊性和石油储备见顶之外,Covid-19疫情导致的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放缓是一个重要原因,这对原油期货产生了巨大影响。能源市场。 这为全球能源治理提出了新的课题。 在此背景下,我们要准确把握全球能源治理趋势,增强我国在全球能源治理领域的话语权。

一是能源供给过剩格局暂时难以扭转,能源价格低位波动,全球能源治理不确定性增加。 特朗普上台后大力推动页岩气、页岩油、煤炭等化石能源的开发。 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大幅超出预期。 美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和重要的原油出口国。 美国页岩油气大量进入世界能源市场。 3月份,俄罗斯和沙特未能达成限产协议。 双方大幅增加原油产量,试图挤压美国页岩油气份额。 同时,随着COVID-19疫情的影响,全球原油实际需求大幅减少,导致全球原油供应过剩。 目前,虽然OPEC+宣布从5月开始正式减产970万桶/日,减产期至2022年4月30日,但世界石油需求已减少3000万桶/日,留下大量石油需求。差距。 “石油战争”与COVID-19疫情叠加造成的能源供给过剩格局,即使在疫情结束后,短期内也将不可逆转。 能源市场在疫情影响下将“忽冷忽热”。

在能源市场供给过剩的情况下,石油市场价格反弹可能是昙花一现,油价长期在25美元至50美元之间波动将成为常态。 许多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家将因石油收入大幅下降而面临越来越大的财政压力,经济陷入困境。

其次,能源转型迫在眉睫,全球能源治理进程或将出现新型全球地缘政治博弈。 从历史上看,重大的能源转型总是伴随着不可预见的“黑天鹅”事件。 回顾过去50年的发展,化石燃料主导了民族国家之间的贸易和权力关系。 化石燃料也是地缘政治不稳定和冲突的根源。 随着世界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技术,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而这种能源转型将创造新的权力关系。

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是COVID-19疫情。 疫情影响下,可再生能源将成为许多国家实现能源自给自足、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选择。 这是因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正在迅速下降(太阳能和风能发电量每增加一倍,成本就会下降约20%),而且其对健康和气候问题的影响正在加大(空气污染每年导致700万人死亡)等。 此外,可再生能源在大多数国家以多种形式广泛使用,是一种可补充的能源流,并且相对不易受到运输中断的影响。 它可以在当地社区内快速、轻松地使用,非常适合分散的能源生产和消费。 这种去中心化的属性将侵蚀传统化石能源地理密度所形成的政治版图。 随着世界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下降,新的全球地缘政治博弈将以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为中心。

大多数能源生产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我国与这些国家在可再生能源方面还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可再生能源投资占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总额的40%。 俄罗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拥有不到1.5万件相关专利,而美国拥有10万件相关专利,中国拥有16.5万件相关专利。 中国在可再生能源发展方面拥有更大发言权。 就我国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而言,大国是方向,周边国家是关键,非洲和拉美是基础。 这将是我国未来与这些地区国家可再生能源合作的基本路线。 COVID-19疫情可能会加剧“逆全球化”趋势,这将影响全球能源合作,特别是新能源合作领域将受到影响。 疫情导致传统化石能源价格暴跌,这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刺激化石能源的消费。 可再生能源开发合作动力不足。 然而,可再生能源技术可以实现权力下放并形成新的联盟、组织或伙伴关系。 如何抓住这次能源转型机遇,加强国际能源合作,提升全球能源治理能力,是我国处理后疫情时代国家关系的重要课题。

第三,三链(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重构可能扰乱全球能源治理节奏。 三大链条的重建是COVID-19疫情给世界经济、能源合作和能源治理带来的最深刻的变化之一。 这可能会打乱全球能源治理的节奏,给能源治理带来巨大挑战。 部分能源投资项目可能被终止或无限期搁置,新项目投资也将有较长的酝酿期,能源并购项目审批将变得更加困难。 此外,国际舆论环境的变化也将为全球能源治理带来新的挑战。 风险。

四是能源治理三角机制初具规模。 页岩气革命以来,美国国内原油产量持续增加,有能力挑战沙特和俄罗斯这两个传统能源出口国,形成能源“三国”战略格局市场。 沙特阿拉伯是美国在中东最大、最坚定的盟友。 美国和沙特联手攻击俄罗斯石油工业,削弱俄罗斯在中东不断扩大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沙特和俄罗斯作为传统化石能源主要生产国,希望通过价格战将美国页岩油气挤出全球能源市场,因为页岩油气的成本大多为45美元。每桶 50 美元。 如果价格低廉,美国页岩油气公司的利润将受到挤压,甚至破产。 从石油战争的结果来看,这是一场比“零和游戏”更糟糕的负和游戏。 国际能源学者丹尼尔·耶金认为,世界石油市场从未像现在这样快速崩溃。 然而,自4月份以来,特朗普、普京和沙特国王就OPEC+石油减产协议频繁通电话。 双方同意继续就稳定全球石油市场问题保持接触。 能源战略三角机制已初具规模,或将影响全球原油市场。 谈判、生产限制、减产和价格确定的过程。 我国作为最重要的石油消费国,应依托多边国际组织在全球能源治理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

五是能源数字化进程加快,数字技术与能源企业管理、能源治理融合趋势凸显。 COVID-19疫情让很多行业按下了暂停键,但也让一些行业启动了加速键,比如数字经济。 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为特征的数字经济席卷全球,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有望重塑全球能源发展趋势。 疫情发生后,依靠数字技术改造实体能源经济,实现能源行业业务增长和商业模式创新已成为全球共识。 能源企业管理和生产运营也加速数字化转型。 目前,许多国家能源建设数字化水平较低、起步较晚,能源数字化转型举步维艰。 加快能源领域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步伐,将提升我国在全球能源治理中的话语权。

我国可以与这些国家共同建立健全数字能源运营平台,提高突发公共事件下的能源安全保障能力。 结合数字政府和数字能源管理平台建设,建立能源预测预警、生产、输配电、转换、消费等全流程运营平台,利用更高的带宽和更低的成本5G技术的延迟有助于收集和分析实时数据。 ,挖掘其在能源数字化领域的潜力,实现我国数字技术与其他国家能源行业的高质量融合与合作。

尽管疫情给国际能源合作和全球能源治理带来诸多挑战,但疫情发生以来,许多能源合作伙伴在各方面向中国提供了积极支持和帮助,同时表达了继续加强与中国能源合作的态度。 我国根据一些国家的需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向其提供急需的医疗物资援助,推动国际能源合作,推动全球能源治理向更加合理、务实、高效的方向发展,以期创建新订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