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化工金三角变废为宝打响生态治理翻身仗

能源化工金三角变废为宝打响生态治理翻身仗

【keywords start】能源治理【keywords end】 【优质能量内容,点击右上角添加‘关注’】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与法律_能源治理体系/

超过80%

孙兆军带队在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建设6000平方米生态修复示范点,土壤有机质增加20%,植被成活率达到85%以上,土壤生态功能显着增强恢复到80%以上。

宁夏银川灵武宁东能源化工基地试验田里原本斑驳的土地,在孙兆军等人的努力下,变得郁郁葱葱。

孙兆军,教育部中阿干旱地区特色资源与环境治理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主任、宁夏(中阿)干旱地区资源评价与环境治理重点实验室主任宁夏煤基固体废物资源化与污染土壤生态研究所所长。 该处理项目(以下简称煤基固废处理项目)负责人介绍。

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与陕西榆林、内蒙古鄂尔多斯共同构成能源化工“金三角”。 这里年产生工业固体废物约1.2亿吨,存在资源利用率低、占地大、环境污染重、管理困难等诸多问题。

工业固废真的毫无用处,只能填埋吗? 被污染的土地还能恢复美丽吗? 孙兆军等科研人员已开始对此进行研究。

随着各项项目的实施,昔日的工业固废已转化为低成本、高效的营养基质、多功能土壤调理剂和沙化土壤生态治理的新型肥料。 宁东能源化工基地走出了一条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发展循环经济的新路子。

固废伴随产业发展的困境

能源化工“金三角”是我国罕见的资源优势突出、产业蓬勃发展的能源富集地区。 然而,化工生产产生的大量工业固体废物却令人头疼。

大宗工业固体废物中含有的药品及铜、铅、锌等各种金属元素,会随雨水流入附近河流或渗入地下,严重污染水源; 干燥后的尾矿、粉煤灰等遇强风会形成粉尘; 煤矸石自燃产生的二氧化硫会形成酸雨,对环境造成危害。

以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为例,“其工业煤基固体废物主要包括粉煤灰、煤矸石、气化渣、脱硫石膏、煤泥、电石渣等六大类”。 孙兆军说道。

在2021年中国化工园区30强评选中,宁东能源化工基地排名第八。 2020年,这里共产生工业固体废物2134.2万吨,其中粉煤灰675.2万吨、煤矸石516.2万吨、气化渣710万吨、脱硫石膏315.7万吨,占全国10%。占宁夏固体废物总量的%。 50以上。

宁东能源化工基地毗邻毛乌素沙漠,生态环境脆弱,工业固废污染治理难度大。 加之毗邻黄河,严重影响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试验区建设进程和国家能源战略实施。

固废资源化利用可谓一石二鸟

“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建了三个大型渣场,每个库容都在1亿吨以上,但这么大的量仍然无法解决工业固废堆积问题。” 孙兆军指出,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将工业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

在宁夏重点研发计划重大项目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子课题的支持下,孙兆军带领宁夏大学科研团队与厦门大学、中国矿业大学(徐州)、国家重点实验室、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对此课题展开研究论证。

煤基固废处理项目基地​​的牌子上明确标明了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六种主要煤基固废的资源化利用方式——脱硫石膏可制成建筑石膏、水泥缓凝剂或后处理。加工后,可用于改良盐碱地; 煤矸石可用于填筑路基,并可制成水泥、煤矸石砖、覆土石、煤矸石肥料等; 煤泥和粉煤灰可用作建筑材料、吸附剂、絮凝剂和活性炭。 、陶粒、土壤调理剂; 气化炉渣和电石渣可用作建筑材料、保温材料、吸附材料、生物基缓释肥料……

用孙兆军的话说,这里是煤基固废最好的去处。 “比如脱硫石膏,西北建材市场的消费能力就非常有限。 对于大部分卖不掉的脱硫石膏,我们可以进一步加工用于盐碱地。” 改进。 2004年至今,盐碱地治理效果明显。”

孙兆军带领团队绘制煤基固废场地污染地理空间图集,筛选出苜蓿、黑麦草、桑达万等5类场地原位修复品种,开发5种多功能煤基于固废土壤调理剂及生产线,形成了治理荒漠化、盐碱化、土壤受损等4大技术模式,全面突破燃煤发电固废资源化利用关键技术瓶颈。

最后,他们在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建设了6000平方米的生态修复示范点,土壤有机质增加了20%,植被成活率达到85%以上,土壤生态功能得到恢复。超过80%。

2018年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固废资源利用率仅为28.9%,到2021年,这一数字或将达到49%。

当我们到达煤基固废处理项目基地​​时,看到大片的萨塔旺等植物生长,一眼望去郁郁葱葱。 在一块1.5英亩的实验田里,研究人员甚至种植了西瓜。

孙兆军自豪地介绍:“国庆过后,西瓜成熟了,上面有兔子啃过的痕迹,说明这里的生态系统得到了有效恢复。” 他特别补充道:“有人质疑这片土地上种植的西瓜重金属含量,如果超标,不用担心,我们有国家检测报告。”

对此,宁夏科技厅社会发展科技处处长张雷表示,在节约资源的基础上,煤基固废处理项目实现了环境保护和生态的双重效益。修复,引领能源化工“金三角”和黄河流域能源安全。 生态文明建设、实施高质量发展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金三角”拓展固废管理篇

工业固体废物来源于工业生产活动,其利用价值不低。

有专家指出,与工业废水、废气相比,工业固体废物更容易实现资源化利用。 经过适当的加工,可以成为工业原料或能源,如水泥、砂石骨料等建筑材料,也可以从中提取。 金属,包括稀有金属,或制造肥料、土壤改良剂等。

显然,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如此巨大且不断增加的工业固废对于能源化工“金三角”地区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为了变废为宝,能源化工“金三角”地区正在采取铁腕手段。

早在2018年3月24日,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就与江苏美琪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环保产业园项目合同。 该项目通过对工业生产产生的固体废物、危险废物进行无害化技术处理,可实现当地工业经济的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 当年11月30日,市城投集团与大路煤化工基地管委会签署工业固废处理合作框架协议,总投资约21亿元。 本项目主要涉及一、二类工业废渣和高铝灰渣的填埋处理及资源化利用。 合作期限为17年。

鄂尔多斯市还持续开展危险废物安全专项整治三年专项行动,强化工业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全流程标准化、信息化管理,加快固体废物处置和综合利用步伐。

今年9月1日,榆林市榆阳区2021年第三批投资57亿元的35个重点建设项目密集开工,其中年处理300万吨矿物综合处理回用项目固体废物和建筑固体废物。 。 该项目总投资2.5亿元,占地约340亩,建筑面积约100119平方米。 达产后,预计每年可生产各种环保建材砖5亿块。 每年将处理附近煤矿产生的固体矿渣和建筑垃圾约300万吨。 是目前西北地区在建最大的固废项目。 废物处置和再利用项目。

今年,榆林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宁东能源化工基地管委会还发布了《榆林市工业固体废物污染防治管理办法(试行)》和《宁东基地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管理办法(试行)》。修改)” 。

“目前,我们大致形成了污染场地固废无害化处理、有害物质去除、受损土壤治理三大路径。但固废管理是一个大命题,其综合利用面临的主要问题“资源的利用是单一的技术手段。”孙兆军坦言。 他和他的团队希望全国同仁共同努力,弥补科研方面的一切短板,拓展固废综合利用市场,提高固废资源利用率,形成稳定的循环经济产业链尽快打赢这场硬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