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停电限电加快提升能源治理能力

今年入夏以来,全国20多个省份用电受到错峰错峰甚至限电影响。 经济大省广东9月份用电高峰突破2000万千瓦。 主要产煤地区内蒙古连续多日停电,工业负荷上限突破1000万千瓦。 河北、天津也受到影响。

 

电力是基础产业,是国民经济的命脉。 停电、拉闸限电对经济生产造成了很大影响。 部分省份工业企业“停四开三”、“停五开二”。 企业调度生产、履行合同、经营困难。 停电也影响城乡居民的生活。

为尽量减少停电、拉闸限电,火电企业加大煤炭采购力度,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努力维持生产运营。 电网公司精心调度。 然而,东北电网的频率已降至近49.8赫兹,这是多年未见的。 重大电网事故。

本轮停电发生在经济社会面临深刻转型、疫情后经济刚刚复苏之际。 实属罕见,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 专家和媒体也从不同角度进行了分析。 然而,有些人却有一些牵强的逻辑和错误。 读。

全国停电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动力煤产量不足,价格高位。 发电企业无处可买、买不起,导致电力供需失衡。 二是地方政府应对能源“双控”,针对特定行业企业。 实行停电、限电等限产措施。 大部分省份属于前者,东部两个省份属于后者,也有少数省份两种原因并存。

停电、拉闸背后的十大关系

我国电力体制特点鲜明。 电源侧包括风、光、水、火、核等,以煤炭为主。 当前,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建设正在大规模投资。 电网侧已形成特高压交流、直流远程控制系统。 国家长距离输电电网以区域电网作为调频区域,城乡配电网建设目前正在进一步加大。

电力的上游是煤炭生产和运输,下游是一、二、三级用电行业和居民,形成煤炭(天然气)市场—运输市场—电力市场—产品市场环环相扣的长链条。 此外,还增加了双能量控制的外部约束。 分析和解决停电问题,我们可以在此脉络下从十大关系来审视和探索。

对于上游市场来说,首先是燃煤电厂购煤成本与上网电价的关系。 每年都有许多煤炭和电力长期协议未能达成交易,而达成的交易往往数额巨大且无价。 为了实现电厂的收支平衡,在上网电价固定或限制的情况下,如何控制煤炭采购成本至关重要。

二是煤炭产销关系。 煤炭生产遵循行业规则,强调“均衡生产原则”和“月原煤产量不得超过产能的10%”。 面对强劲的动力煤需求,煤炭产量如何大幅调整、煤炭储运如何优化?

三是煤矿安全与下游经济的关系。 过去几年去产能后,煤炭一直处于紧平衡状态。 煤矿发生生产事故后,往往全省停产整顿。 煤矿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紧急恢复生产能力,在国民经济运行什么条件下可以申请增加产能? 哪些情况影响安全、构成重大隐患,必须坚守底线?

四是国内与国际的关系。 煤炭进口涉及国际能源合作,是一篇大文章。

对于中下游市场来说,第五是风、光、水、火、核等电力结构的关系。 近年来,我国积极探索多能互补和源、网、荷、储一体化,严格控制煤电机组。 如何更好地发挥可再生能源的作用,如何更好地平衡利益?

六是政府计划与电力市场交易的关系。 当前电力是计划与市场双轨制,电力市场建设长期无法攻克。 为支持经济复苏,近年来电力市场在实际层面上出现了单边降价的情况。 什么情况下可以提高参与市场的用户电价,幅度是多少? 事实上,在当前缺电形势下,经济附加值高、电价占成本比例低的用户已经明确表达了涨价意愿。

七是省内供电与省际、跨地区送受电的关系。 在区域市场建设不重视的情况下,各省能否达成有效的电力互助协议,与邻近省份达成的电力交易能否得到落实,有很多成功的经验,也有失信的负面案例。短缺时期得到满足。

第八是电力供需关系。 电力需求接近刚性。 近年来,我们积极探索通过峰谷电价、需求响应等方式提高用户需求弹性。 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吗?

关于外部约束,九是控煤与减碳的关系。 煤炭既是原料又是燃料,是高碳能源。 控煤可以减少碳排放。 然而,能源转型需要以电力为中心。 中国燃煤发电机组的效率在世界上首屈一指。 如何更好协调控煤与减碳步伐?

第十是硬实力短缺与双能调控的关系。 当电力与节能减排、大气污染防治、实施双能控制等诸多政策目标挂钩时,电力就不仅仅是二次能源了。

加快提升能源治理能力

上述十大关系及其存在的问题需要理性认识和务实解答。 不考虑双重能源调控因素,预计要到2022年才能扭转停电局面。 这次停电给能源电力工作敲响了警钟,教训值得认真总结。

新时代,中央对能源电力工业提出了加快建立现代能源体系、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体系的使命要求。 这就需要加快推进能源行业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作为重要制度​​保障。

笔者建议,一要加强政府部门协调,强化责任,尽快解决煤炭产能和产量问题; 二是要完善市场体系,更多地运用市场手段,减少人为干预,强化链条、强化链条,避免人为断链。 三是要理性认识风险。 光、水、火、核、储存等角色应先建立后打破; 四是加快新时代能源行政管理体制研究。

实现电力系统高质量发展、推动能源转型,必须全面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实事求是,了解中国国情,研究中国问题。

(作者:华北电力大学国家能源发展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王鹏)